大道不孤——天地人和•卢禹舜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开幕
发布时间:2022-11-16

红、黄、蓝、绿等浓艳色彩是卢禹舜作品的主旋律,纤细有力的线条与色墨相融,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让心灵为之震颤。在色墨之下,暗藏着宇宙空间,承载着五千年的中华文脉。从他的画作中我们不仅能体会到生命的意义和人生哲理,还可以感受到他强大的内心,和那份对中国美术事业发展的担当。

9月19日,由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中国美术报》社承办的“大道不孤——2022年度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天地人和·卢禹舜作品展”在中国国家画院明德楼三楼颂厅开展。

艺术家卢禹舜

本次展览作为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系列展2022年的收官展,展出了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卢禹舜近年来创作的168件作品,包括了“天地人和”“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观山海”“永远的敦煌”系列和抗疫、黄河文化等主题性创作以及部分国内外写生作品。此次展览系统呈现了卢禹舜新时代以来,尤其近五年来的创作。

卢禹舜在此次展览自序中写道:“近十年,我的创作则更侧重于将个体哲思与诗意追求同时代生活、社会历史以及传统文化的传承与转化相结合,以‘大我’观照世界,更加有意识地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做深落实,更加主动地回应时代和国家对中国画提出的新要求、新挑战,并在新的时代方位中,努力以‘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发展理念,积极构建中国国家画院发展的新格局、新蓝图。”

让我们一同走入卢禹舜宏大雄浑的大山大水中,走入他传奇的艺术世界。

▋流水花开 天地人和

“天地人和,礼之用,和为贵,王之道,斯之美。”这句话出自《庄子·外篇·天地》,短短几句,却包含了中华民族独有的一种处世观念。卢禹舜的创作也一直以对天地人和的理想追求与阐释表达为核心思想。

卢禹舜 天地人和 百家和鸣 219×145cm 2022年

此次展览开篇便是《天地人和 百家争鸣》他将推动20世纪美术发展的美术大家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潘天寿、李可染、黄宾虹描绘在同一画面中,他们周围簇拥着各种各样带有吉祥寓意的花树、鸟兽、草虫。

天地人和 百家和鸣(局部)

在作品落款中,他摘录了《庄子·知北游》中的一句话,“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

“人与人平等和睦、相互尊重包容、人与自然万物相生相长、共荣共存的天地人和图景”正是卢禹舜心中理想的写照。

▋崇尚自然 天人合一

卢禹舜的山水画受老庄哲学的影响,崇尚自然,提倡天人合一,他通过比较幽静宏伟的构图表达人与自然的和谐,是老庄哲学的现代阐释。

卢禹舜 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之七 69×136cm 2021年

卢禹舜 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 270cm×136cm 2022年

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 (局部)

卢禹舜强调艺术家对自然、对生活的感受,这些都是艺术创作的灵感:“我始终有这样一个认识,一个有特征的环境对最后形成的作品风格很重要。我最初的生活环境对我的影响相对多一点,其实中国画的各大流派都受到了各自地域的影响,就像中国传统中的南派、北派就直接受到了地理环境影响,同样金陵画派、岭南画派、黄土画派、长安画派、东北的冰雪画派等一系列的这样的画派都是用地域来规范的;我在80年代的创作也是受到环境和地理影响,那个时候的作品可能叙述性比较强,虽然是以一种意象性的形式或是抽象的语言,画面里也有精神表达和写意的理念,但是也像讲故事一样,有叙事性,甚至有的时候画的哪儿可能是还往那儿去想,甚至已经跳出来了不是在如实描写对象的时候我还在想那个景色是什么样子,然后往出讲故事。那个时代的绘画在艺术上虽然没达到我所期待的高度,但那个时候实际上对于塑造我作为一个人的生活积累,对于我对事物的理解认识和感化做了很好的前期准备。”

卢禹舜 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之三 274×138cm 2022年

此次展出的“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是卢禹舜近两年来的新作,他将日月风云、天地山峦、河流植被融为一体,偏于象征意义的宏观景象和具有文化意味的形式符号的表达。画面的内容如作品系列标题一样,充满崇高、神圣、宁静。

卢禹舜 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 273cm×136cm 2022年

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系列(局部)

▋精神家园 融入一切美好

“老子的道法自然、清静无为、致虚极守静笃,庄子的齐物论、逍遥游、庄周梦蝶,是我‘唐人诗意’‘德为良田’及后来的‘精神家园’系列的思想基础,也是我为忙碌喧嚣的现实人生创造的诗意栖居的理想家园,更多表达的是一种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中国文人式的诗性审美人生态度。”这是卢禹舜对精神家园系列的描述。

90年代,世俗生活、个体化叙事越来越成为文化关注的中心,日常生活越来越走向审美化,卢禹舜开始把目光转向微观层面、转向世俗生活,将喜爱的唐诗和自己所理解的一切美的元素融入画面中。

卢禹舜 精神家园系列

卢禹舜 精神家园系列

卢禹舜 精神家园系列 中

林木与花丛、田园与溪流、泉石与飞禽、阳光与月色……画面时而清朗、时而深幽,又有文人墨客游观其中,陶醉其中。卢禹舜表现古代文人们置身于自然中的情态与行迹,营造一种理想的山水境界,将传统文人画与当代形式接轨,体现了更高层次的人与自然的融合。

从以诗词入画,作为画面构图的一个组成部分,到一草一虫、一菜一蔬,各种“生活日常”的诗意表现;从逍遥畅游于山水中,仙风道骨的翩翩“隐士”,到惬意安然、自然自在于花间、水畔的各种美丽女体。如一首首抒情诗,无不诉说着作者的“家园”情怀。对于画家来说,对家园、对故土的依恋,是人类无法摆脱的集体记忆。而人类对自己初始的“家园”——大自然的追寻与返回,意味着人类对自身本源的接近与回归。画家所追求的正是“生存的起点,精神的原乡”。

卢禹舜 桃源行诗意图 370×124cm 2021年

桃源行诗意图(局部)

“唐人诗意”是“精神家园”系列中重要的一部分,卢禹舜曾提到:“取材于唐人诗意的山水画,以山、水、树木、烟云、骚人墨客等意象营造一种抒情性极强的山水世界。作品图式中的时空的叠加使人物与自然环境的布置也比较随意和自由,并尝试着以一种非逻辑的表现方式构造画面境界。同时,更着意于文化精神的传达,令欣赏者在赏心悦目中,领略人与自然和谐为一的境界。我在审美选择上牢牢抓住北方山水的意象本质,不堆砌,不罗列,不炫耀,而使意象组合简洁、得法、清纯、流畅,富于个性特征。”

▋域外写生 写胸中山水

写生创作也是卢禹舜绘画体系中的重要门类,尺幅都不大,但他的写生并不是对客观物象的直观再现,仍是中国式的,“写我胸中之山水”。而且,这些写生大多完成于日常生活,比如春节假期或者工作考察中,从而,他会很自然地把一些平凡生活中衣食住行的元素和心理感受融入到山水之中,使作品在现实与浪漫、当代与传统、中国与西方、入世与出世间有一个结合点,并会不自觉地打破画科的界限。

卢禹舜曾经在访问中告诉雅昌艺术网:“譬如画斯里兰卡,我用颜色比较多,调了很多,纯粹是中国画语言,但创作出一种异国风情。还有在欧洲看到街头的行为表演,我把那些穿着衣服在那儿表演的人、有钱的人,集中在一个画面中,把这种文化特征突出显示出来。艺术直观上来说,有一个元素是不可缺少的,就是要穿插一种想象,无论对象是什么,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又有一种想象,就有一种神秘性。”

此次有很多写生创作是首次展出,尤其是域外写生系列。我们在这批创作中可以看到很多不为人熟知的小镇景象,他用纤细的线条勾勒轮廓,大面积色块叠加组合,颜色淡雅,传递着一种宁静和甜美。

卢禹舜 域外写生 28×42cm 2017-2022年

卢禹舜 域外写生 39×39cm 2017-2022年

除以上展出的“天地人和”“覆天载地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 大道不孤 天下大同”“精神家园”和大量写生作品之外,此次还展出了“观山海”系列。

卢禹舜 观山海系列 95cm×530cm 2020年 (请将手机横屏查看)

《山海经》被誉为上古三大奇书之一,充满着神秘色彩,蕴藏着上古时期无数奥秘。很多学者都会从中探本求源,小说、影视作品、文学著作中都会截取里面的内容。卢禹舜也被《山海经》深深吸引,在2020年创作了“观山海”系列,尝试从传统文化宝库中寻找更多的创作资源。

卢禹舜 观山海经系列 355cm×96cm 2020年

在这一系列中,他为我们搭建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充满了神秘、深邃和博大,我们可以漫游山海奇境,走入神秘的远古。

▋传奇的艺术经历

20岁成名,29岁晋升教授,44岁任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卢禹舜的经历,和他的艺术一样传奇。

卢禹舜成长于黑龙江,一片带着广袤又苍茫神秘的土地,又有着特殊的自然景观和文化背景,呈现出一种精神层面的深沉、博大、凝重、浑厚,这些基因都融入到卢禹舜的血液里。

他从小酷爱美术,小学时常常自己偷偷在课堂上画画,北方神奇的土地,冬天窗棂上美妙的冰花,都曾让他深深着迷,从根源上给卢禹舜带来北方山水精神的滋养和烙印,为他今后的创新、创作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卢禹舜 天地大美不言 心驰神往 笔遂墨顺系列之一 69cm×273cm 2019年 (请将手机横屏查看)

上世纪80年代,西方思考的涌入带来了85思潮,文艺呈现井喷状态,中西文化、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与交融,文史哲、自然科学与艺术的相互汇通,使得反思和探索成为当时文艺界的一种潮流,中国水墨画也进入实验水墨的探索期和变革期。

85年,卢禹舜23岁,那时候的他就想在大环境中跳脱出来,与整个风潮拉开距离。他将视野投向了玄远的宇宙洪荒和宏观的哲思层面的探索,追求山水画的大气派、大风格、大境界、大美感。他重温中国深厚的文化传统,对当时火热的西方艺术进行了解、吸收和借鉴,尝试了以大面积皴擦和染色的方式创作水墨图式。

卢禹舜 乾坤朗朗 宇宙无疆 178cm×32cm 2021年(请将手机横屏查看)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从“静观八荒”到“精神家园”,再到“天地大美”,以及“乾坤大义·道输八荒”“一带一路·人类文明”,卢禹舜以个体的力量开创了当代山水画的一个独特风貌。

卢禹舜 覆天载地 惟象无形 四方八极 六合九州之一 68×272cm 2021年 (请将手机横屏查看)

即使早已在当代山水画坛早已占有一席之地,但卢禹舜并不是仅仅寓于笔墨之中的艺术家,从年轻时就担任行政、教学职务的卢禹舜擅于将自己置于更加广阔的视野中,即使创作与工作总会有矛盾之处,但卢禹舜从一开始就不是“躲进小楼成一统”“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艺术家,认为那会在某种程度上束缚自己的视野,他觉得在工作、教学中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对艺术创作一定是有补充和回馈,而这种度的把握,一直是卢禹舜对自己的磨练。

尤其是在担任行政职务之后,卢禹舜对自己的要求更不同于职业画家,他始终背负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将自己置身于时代发展之中,背负着时代发展的责任。

卢禹舜 黄河写生 28×42cm 2021年

卢禹舜 敦煌写生 28×42cm 2018年

卢禹舜 敦煌写生 28×42cm 2018年

“随着国家的逐步强大,文化发展的日益繁荣多元,艺术家身处于最伟大的时代,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创作的良机。所以,一直以来,我很珍惜这种千载难逢的机遇,珍惜能始终从事自己钟爱事业的机缘,时时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停下探索的脚步,因为我始终觉得追求完美应该是艺术家的一种精神。”卢禹舜用画笔一点点将情感与灵魂编织在画作中,描绘着“天地人和”。


Copyright ©2022 国礼文化专业委员会 100000